曹志偉向咪表管理員瞭解情況。廣州日報記者廖雪明攝
  市政協委員曹志偉追問咪表收費 停車行業協會回應
  爆出廣州車主一年或需付10億元停車費的廣州市政協委員曹志偉,昨天下午再向媒體提出,市交委給他的提案答覆與市交委近日公佈的咪表位數據有差距,值得好好調查。或暗示其有意組織咪表經營與賬單的調研,併在明年市兩會時提出相關提案。他建議,既然行業協會提到部分路內泊位成本太高很難經營,那就應該拿出來重新招標。昨天下午,廣州市停車行業協會新聞發言人也一一回應了曹志偉的疑問。
  文/廣州日報記者劉冉冉
  咪表
  疑雲
  曹志偉(以下簡稱“曹”):公共的定義範圍?這部分收入歸屬?
  廣州市停車行業協會(以下簡稱“協會”):屬地相關職能部門(各區交通局)則具體負責所有路內停車泊位的行政審批和日常監管工作。
  “曹”:非財政管養的道路是否要審批?如何批?收益歸誰?
  “協會”:咪表公司經營狀況,10個泊位用工2~2.5人,每4個泊位設立一個咪表。
  “曹”:每個人看一個咪表?
  “協會”:咪表停車經營成本9600元/個·年。
  “曹”:9600元成本具體組成?
  “協會”:咪表收入14400元/個·年。
  “曹”:該收入是調價前的還是調價後的?若是調價後的,那應該調價前是虧損的,如何解釋?
  “協會”:咪表平均年支出13990元。
  “曹”:那麼一年兩家咪表公司的支出是13990元/年×6426個=89899740元?
  “協會”:全市路內停車泊位6426個。
  “曹”:多劃的車位呢?
  “協會”:10個車位一天分兩班管理員看管。
  “曹”:平均每個車場(段)只有10個?
  “協會”:有些路段確實收入還不夠付人工成本,更別說上繳費用。
  “曹”:那為什麼這麼多人搶著做呢?
  “協會”:合理的調整停車收費,有利於優化出行結構,具有廣泛的社會意義。事實上,咪表停車的減少,從一個角度反映了市民覺得停車成本高而選擇其他交通工具。
  “曹”:出行沒怎麼減少,大多停到小區里或人行道上了。
  咪表泊位數字
  我不信這麼少
  關於“咪表泊位數字打架”,曹志偉稱交委給其提案答覆是8000多,媒體公開報道的是6426,他希望有關部門站出來把這個數字說清楚,中間的千餘差額去哪兒了:“那個車位數通報了嗎?反正交委說年底會調查完畢,完畢之後會公開,會回覆我,我沒有收到,我以為還沒公開,所以我不相信報道的6000多,我相信的是8000多的,我不相信這麼少,如果他是這麼回覆我的,我相信,我是很相信政府的。我現在就等他回覆我。”
  曹志偉表示,這個咪表數字究竟幾何,值得好好調查。或暗示有意組織相關調查,醞釀提案。但截至昨晚截稿時,曹志偉仍未明確表態。
  咪表人工支出
  怎麼算出來的
  昨天,對於4日廣州市停車行業協會公佈的咪表停車收入和經營成本,曹志偉的態度是:“你信嗎?”他對停車行業協會“85%是人工支出”的說法表示懷疑,“人工支出有這麼高嗎?9600元是怎麼算出來的?”
  被問及此前他自己估算的每個咪表的收益情況,曹志偉說:“1小時8塊錢,是我估算出來的,應該沒有停夠。我看了一下北京那邊的,應該白天是80%,晚上50%。”
  他還表示細化收費時間單位造成了相當的“重覆收費”,“我們現在改為15分鐘的收費制度,那它半個小時收多少呢,35分鐘收多少呢?”
  招標出現空當
  是不是有貓膩
  停車行業協會曾表示“有些路段確實收入還不夠付人工成本,更別說上繳費用”,曹志偉說:“那為什麼這麼多人搶著做呢?”既然不賺錢,就應該拿出來公開招標。
  他還對兩家咪表公司經營合法性提出了疑問:“前後招標出現的空當期3年,這部分不是也有‘貓膩’嗎?……它是公共財政,這些道路不屬於城投吧,道路屬於人民、屬於政府。委托城投招標,你就把我東西拿去了啊?就好像物業公司一樣,我讓它看著,它卻把我房子出租了,資產歸它了?為什麼這麼多人關註咪表呢,其實就是因為它是公共財產。”
  等合同到期時
  可以公開招標
  對於曹志偉提出的收入太神秘以及公開招標等問題,廣州市停車場行業協會副會長潘國璠表示,對於經營成本問題,等合同到期,完全可以拿出來公開招標,“這根本不成問題。”對於曹志偉提出的9600元的具體組成問題,潘國璠則回應稱,肯定很難做到很細的統計,但大致可以說成本當中有85%是來自人工成本,如果要給咪表員統一服裝,對於本報調查顯示的咪表協管員沒拿到4000多元的工資時,潘國璠稱因為要扣掉一些保險等費用,真正拿到手的估計就3000元左右。難道保險就要扣掉1000多元?潘國藩未給出進一步解釋。  (原標題:沒錢賺為何搶著做)
創作者介紹

1303

dh12dhjzf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